焊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凯迪电力低价让地追踪公告澄而不清(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15:17:15 阅读: 来源:焊管机厂家

凯迪电力低价让地追踪:公告澄而不清

凯迪电力低价让地追踪:公告澄而不清 更新时间:2010-9-20 6:32:35   9月17日,凯迪电力)就本报9月16日独家报道《凯迪电力数十亿价值土地神秘蒸发路径调查》发布澄清公告,对低价转让134亩土地、未兑现股改高管激励承诺等主要质疑逐一否认,同时声称“凯迪电力保留对不实报道单位和个人的法律追究及诉讼权”。  同日,凯迪电力董秘陈玲与记者取得联系。试图索要本报掌握的证据资料,但被本报拒绝。  通观凯迪电力的澄清公告,公司对本报质疑移花接木,避重就轻。  134亩土地价值几何?  凯迪电力在澄清公告中称,2009年2月,凯迪电力向凯迪控股协议转让位于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大学园路以南的66,996.26平方米土地,转让价款33,487,519元,每亩土地交易价格为33.29万元。交易作价是以武汉天马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武天评报地字【2008】108号为作价依据;与此同时公司周边工业用地的土地价格每亩在20万左右。因此公司转让该土地的交易价款是公允的,并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  凯迪电力向凯迪控股协议转让土地有评估公司的评估结果为定价依据,且业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这一切似乎已经合法合规,然而,凯迪电力在极力证明土地交易价格公允合理之时,却忘记了交易本身、交易评估定价的合法性。  既然134亩土地向凯迪控股协议转让是经过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的,那么该关联交易事项又是在什么时间、由第几次董事会审议通过的? 会议表决方式、表决结果是否真合法?这一干至关重要的信息却被凯迪电力有意无意地回避了。  董事会会议召开会议内容不进行提前预告, 表决结果亦不及时公告,一切都在暗箱中进行,凯迪电力董事会如此审议通过结果还有多少可信之处呢?在某种程度上,凯迪电力对134亩土地交易定价公允合理性的澄清,无法摆脱先斩后奏,自我肯定之嫌。  另外,即使凯迪电力向凯迪控股转让134亩土地的实际成交价格真的为33.29万元/亩,也不能说明其转让定价公允合理。  2004年,武汉市的Ⅰ、Ⅱ、 Ⅲ、Ⅳ、 Ⅴ级的工业土地价格为77万元/亩、59万元/亩、48万元/亩、42万元/亩、37万元/亩,而凯迪电力居然在澄清公告中声称,公司周边工业用地的土地价格每亩在20万左右,难道四年下来,武汉市土地地价发生大幅下跌了吗?  实际上,2008年武汉市Ⅰ、Ⅱ、 Ⅲ、Ⅳ、 Ⅴ级的工业土地基准地价分别为106万元/亩、78万元/亩、60万元/亩、46万元/亩、37万元/亩。  即使凯迪电力向凯迪控股出让134亩土地等级为Ⅴ级,其33.29万元转让价格也明显低于武汉市政府规定工业用地基准地价标准,至于其所声称的周边土地20万元/亩的地价在武汉市区根本无法找到。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06年12月,国家国土资源部就下发了《关于发布实施的通知》,通知规定,《全国工业用地出让最低价标准》是市、县人民政府出让工业用地,确定土地使用权出让价格时必须执行的最低控制标准,全国工业用地土地等别分 1-15等,1等工业土地最低基准低价为840元/平方米。凯迪电力向凯迪控股转让的134亩土地位于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大学园路以南,按国家土地等别分类规定这134亩土地应属于1等工业用地,但其转让价格却仅为449.84元/平方米,较国家规定的最低出让价格整整低了近六成。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凯迪电力名下的134亩土地并不是真正的工业用地,在其以28万元/亩价格获得土地使用权前,该地块为湖北长城建设集团公司)旗下的房地产用地。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为了扶持凯迪电力做大做强,不惜血本,以工业用地名义向凯迪电力出让土地使用权。为了确保凯迪电力顺利拿地,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对湖北长城集团做了大量工作,并以每1亩换1.5亩的代价,为湖北长城集团在中心区置换了另外一块土地。目前,湖北长城集团已经用在中心区置换地块建成了锦绣龙城项目。  那么,凯迪电力134亩土地究竟位于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什么位置呢?该宗地东靠汤逊湖,西邻庙山开发区管委会,南边紧靠凯迪电力大厦总部,东北面不远即为武汉知名的清风别墅区,应属于东湖技术高新开发区的核心地带,以及武汉市新兴产业未来重点发展区域之一。  耐人寻味的是,凯迪控股用于10亿元企业债发行的抵押资产——位于江夏区汤逊湖大道旁的456,909.80平方米住宅用地,其地价估值已经高达250,249.06万元,折合地价已经高达364.77万元每亩,那么,距离武汉市中心区较凯迪控股抵押土地还近10公里左右的凯迪电力的134亩土地又该值多少万元一亩呢?  股权激励到底是谁的奶酪  凯迪电力在澄清公告中辩称,根据股改承诺,2008年6月5日管理层股权激励的股份已过户到股权激励对象的账户上,似乎凯迪电力及其大股东凯迪控股已经严格按照股改承诺履行了责任,但是凯迪电力并没有向外界披露,在激励对象成员名下的股票被卖出后,卖出的实际所得全部被凯迪控股工会以所谓的转赠名义收回。  2008年9月22日,股权激励合格对象高向平名下的337126股股票率先卖出,卖出价格为5.45元,扣除证券交易费用实际所得为1866628.72元。  9月25日,陈贵生、李福田两人名下的股票共计674252股被卖出,扣除交易费用实际所得为1905403.3元。  9月26日 ,朱心红、肖义平、刘蓓、张岩丰、赵东、张家林、刘国朋七人名下合计3933141股股票被悉数售出,卖出价格在5.47元—5.93元之间,扣除交易费用实际所得 20324293.08元  刘亚丽名下786628股股票被分两次卖出,2008年10月17日,以4.20元的价格先行卖出了202158股;到了2009年9月15日,刘名下的剩余股票全部卖出,成交价格为9.69元。刘名下的股票先后两次变卖实际所得6572757.83元。  2009年9月18日-9月23日,罗廷元、朱利明、胡学栋、程坚四人名下合计3146513股股票卖出,实际所得共计30857974.24元。  凯迪电力前任董事长江海名下的1123730股股票被卖出的时间最晚,于2009年10月15日全部售出,股票变卖实际所得为12947979.60元。  凯迪电力股改合格激励对象名下的股票被卖出后,每个人的名义所得少则一两百万,多则上千万,但这一切对享受股权激励的成员而言,成百上千万的财富只是过眼云烟。  由于很多成员变卖股票收入带来了所得税问题,为了消除这些人的疑虑,凯迪控股工会编制了凯迪电力股权激励个人所得税缴纳表显示 ,江海、罗廷元等16名公司中高层名下的股票共计10001390股,卖出后扣除证券交易费用实际所得合计78294360.63万元, 该表格上注有“上列款项已经全部转赠工会账户,特此证明”字样,同时加盖了凯迪控股工会公章。  据知情人士透露,“享受股票激励的部分中高层并不是心甘情愿地将股票变卖所得转赠给凯迪控股工会,为了防止意外变故发生,这些人事先签订协议,每个人的股票账户交易密码全部由凯迪电力的一位高管设定,股票卖出后,这位高管督促相关人员及时把钱转到凯迪控股工会的账号上。”  在此期间,曾经有两名享受股权激励成员凭个人身份证将交易密码修改的变故。这一情况被发现后,凯迪控股工会立刻对相关人员股票交易账户采取诉讼资产保全措施,然后找其谈话,告诫其股权激励事先有约定,不能对不义之财有非分之想。  股改对公司中高层骨干实行股权激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从自己的贡献中获得应有奖励, 凯迪电力的控股股东只是将股权激励的股份划过户到激励对象名下,变卖股票所得却以转赠名义收至大股东控制的工会账户名下,这种有名无实的股权激励还能算严格履行了股改承诺吗?

撒灰机

增压机出租

广州工程洗车台

20KW汽油发电机